zZу くく

Amber梁馨心·LoFoTo:

《馨心如何成为馨心》 文/ 梁馨心

有些朋友惊叹我17岁就可以做国瓷鉴赏师。

突然回想起12岁,我就自己搬出来住。最差住过大学生宿舍,和五个打工妹挤在一屋。每周只管妈妈要五十块生活费,早中晚上下学都自己打点。也会禁不住诱惑和朋友去夜店,打扮的花枝招展,就想吊个传说中不是Gay的帅哥回来。也曾被坏蜀黍拉走,差点儿丢了贞洁。四点以后六点之前没地方去的尴尬黎明,我常常就躺在海边的石崖上听浪声打瞌睡,一睁眼看到海蟑螂什么的渐渐也不会惊叫了,那时我在学习处世,伪善和珍惜。

14岁,当时我刚从满是富二代的私立初中毕业,利用暑假自己设计做发饰。决定在青岛最繁华的香港中路摆地摊的那一天,曾经的女同学们都赶着去街对面的大酒店,参加某某某堆满LV、Gucci礼物的生日会。经过我摊位时纷纷交头接耳抑或冷漠嗤笑,我全然不顾,卖命吆喝,六十块本钱,三个小时,赚翻了七倍。在那时,我得到了厚脸皮,一张成功人士都会有的厚脸皮。

16岁,我和妈妈去新开的商场里吃西餐,看餐厅环境很好,刚从加拿大回来的年轻老板也在,我就毛遂自荐,说我英语不错可以服务外国客人,希望他给我一个机会来打工。早晨六点出门上学,下午五点去打工,晚上十一点半回到家洗澡睡觉。我还记得一个周末的早晨,妈妈来我住的地方看我,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她正摸着我满是血泡的脚底板泪眼婆娑。奇怪的是那时候我并不觉得辛苦,忙碌的生活像车轮一样充满力量的飞速运转,我能看到希望,也能感受到心血变成钱的巨大成就与喜悦。那时我确信了一条真理,有志者,事竟成,发奋努力的背后必有加倍的赏赐。

于是17岁的暑假,当我装修好自己的小房子,再次决定出去打工时,我觉得自己已经很不一样,人往高处走,我也可以尝试更高端的工作。

其实去面试一开始,老板和老板娘并没有打算录用我。他们说我虽穿着考究,短发别在耳后也显得格外干练,但还是遮不住笑起来时那股子稚气未脱的奶崽儿味,怕是难以为人信服。

但从坐下来交谈的那一刻起,老板和老板娘的瞳仁中渐渐闪烁起惊喜的光彩,即使最后他们还是说了一句那请你回去等电话吧,在我走出艺术馆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这份工作一定会是我的。

当真我是天才?当真我有口才?

非也。我只不过是观察发现老板和老板娘都是佛家弟子,而我刚好也是信佛之人,就多聊了些关于佛学上我所付出过的努力和趣事。这并不是在利用信仰,而是在投其所好,展示出让他们能够赞同和欣赏的我的特点。

这也是为什么我总喜欢看各个方面的书,和各种各样的人聊天。投其所好,什么事都略懂一些,在人际交往中实属重中之重。曾有朋友好奇我怎么可以和一个扫地大妈也相谈甚欢,可你怎么就知道扫地大妈没有另一番灿烂人生和独到见解?也许她说的话她讲的故事,马上就可以应用到和下一个人的交谈之中,这般巧妙运用对我来说实在乐趣无穷。

说回到那份工作,坦白讲,在上岗以前,我对国瓷艺术一无所知。唯一认识和瓷器搭边儿的艺术家就是韩美林(他创作了2008年奥运福娃)。是老板每天亲自教我学识,领我认瓷。刚开始我还对艺术馆里收藏的韩美林瓷器崇拜的五体投地,后来才知道那算是艺术馆里垃圾中的垃圾(没有任何对韩大师的不敬,只是比起其他国瓷的价值来说)。

老板教我每天早晨到馆第一件事,就是拿半湿的绢布擦瓷器,边擦边回想这一类国瓷的特性以及作品背景。听着高山流水,动作缓慢轻柔。常常是几百万一窑,二十个土坯放进去只烧出来这唯一一件珍品,如此弥足珍贵却在我手中瓶身回转……想想当时阳光透过落地窗轻轻罩在瓷釉上玲珑剔透的样子,此刻的我还是能感受到那一种宁静的美与感动。

艺术馆里也常常会来很多知名艺术家,都是老板的朋友,坐下来喝普洱赏瓷器论古今,别有一番清高韵味。可我这未成年小卒刚开始也只能立于一旁,连个起码礼遇的座位都不得。可刚好我的舅舅舅妈是在云南做普洱,论起茶道我也略知一二。就在某个刚刚好的日子,我趁老板有些事走开,便上前为客人们洗茶冲泡,也大着胆子讲了几句普洱论。别小看这不自量力的厚脸皮行径,竟立刻引来客人们的连声赞叹。艺术家最招人喜欢的地方,就是他们如果喜欢你,就会很快找出无数你令他们喜欢的优点。等老板再回到座位时,耳边却充盈着对我的赞不绝口,这让他很不可思议。接着,我就得到了一个座位,和所有客人的尊重,在之后的每一次茶会上。

在国瓷艺术馆的那段时期,我学到了太多太多。佛学上的,瓷器上的,思想上的,品性上的……我开始懂得以流氓的处世之道过艺术家的日子,我也成功戒掉了女孩儿最大的坏毛病之一:嫉妒心。

要再详细说明我的感悟恐怕就成凑字数的废文。最后讲讲我出国前的工作,终于完成了我的儿时梦想:老师。

18岁,我去两家外语机构应征做少儿英语老师。还是零经验,零文凭,优势只有略显纯正的美式发音。我先去了档次相对一般的一家,不出所料,校方希望我准备半个小时后试讲一堂课。不出所料,我失败了。校方认为我活力趣味皆全,只是经验太少致使授课节奏太慢。

于是我以此作为参考,去了更好的那家。还是半小时准备后试讲,但这一次当然不同,我用想象力加失败体验模拟出的完美课堂让所有陪听的老师都确信我是不可多得的稀有品种。校方在课后很快与我谈起薪资问题,他们给出的底价是2000外加课时费。我笑着说,之前的学校付我3600,我跳槽不是为了少挣钱的。

于是我成为了全校年龄最小,但办公室最大,薪资最高,最受孩子们欢迎的英语老师。这期间当然遭受到了各种攻击,不过“微笑和沉默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我也是在这期间学到的。直到我离职的前一周,老师们才知道我只有18岁。那些曾经看不惯我上课时一点儿没有老师架子总逗孩子们笑的;那些背地里向领导打我小报告的;那些在我办成果发表会故意使坏的;那些甚至要冲上来甩我巴掌的……大部分都被辞退,多数如今在羡慕着我的生活继续她们的吃瓜子喝茶水训小孩儿唠嗑,而领导们都和我成为了朋友,至今依然在保持联系。

馨心想说,也许你的运气好,有父母在帮你铺路;也许你也很勤奋,正在逼近你想要的生活;也许你外形出众,只靠此便能得天下……

但不管怎样,靠自己是最靠得住,努力拼是最拼得出。羡慕嫉妒恨以前,想想你所羡慕甚至嫉妒的那些人那些生活,都是经历了什么才成就了今天的他们。

而你所喜欢的馨心,就是这样成为了今天的馨心。一个拍照不咋地还很爱现,一个写作不咋地但很爱写,一个长得不咋地但很自恋的坚持培养内涵和气质的姑娘。她也有过堕落和彷徨,她也遭受过家庭和生活方方面面的创伤,她甚至曾像偶像剧里演的一样,因家境的差距而失去了爱情……

是的,她不是什么富二代,但现在几乎每个人都说她是白富美。我想她的富有并不在物质,而是她所注重去培养,和妈妈靠拢的心灵,思想,和智慧。

我是不是又自恋了,哈哈哈哈。

P.S:最近是和咖啡红牛相伴,丧心病狂学习的艰苦时期。很久没摸相机却时时刻刻都在心里构图,真心手痒到爆了~!待我推开学业的大门,再回归摄影,就走出一个很biang的馨心陪你们玩~爱大家、么么哒~




评论

热度(2046)